中文|English|العربية

刘冬:战争重创叙利亚经济返回列表

     2011年以来,叙利亚从政治危机逐渐转化为战争,持续多年的战争给该国经济发展带来了巨大冲击,其影响也渗透到经济生活的方方面面。宏观经济稳定性受到严重冲击,经济增长和收入水平大幅下降,内、外经济严重失衡。从各经济部门情况来看,除农业部门受影响较小外,战争对叙利亚石油工业、制造业、银行业都造成了巨大冲击,很多经济部门的经营活动实际上陷入停滞。


一、对宏观经济的影响


      叙利亚战争爆发后,该国宏观经济稳定性受到严重挑战,经济增长、物价、就业、政府财政、外部经济均都受到严重负面冲击。

      首先,战争导致叙经济大幅收缩、投资大幅下降。根据英国经济学家情报社的估测,2011~2016年,叙名义GDP总量由510.9亿美元降至122.9亿美元,年均降幅高达24.8%。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同期,叙人均GDP从5317美元降至3642美元。而在投资方面,2014~2016年,叙国内投资活动基本处于停滞状态,投资在GDP中所占比重一直处于低位。

      其次,危机爆发也给叙带来十分严重的通胀和就业问题。危机爆发实际上将叙置于战时经济状态,国内物资短缺引发了严重的通胀问题。根据英国经济学家情报社的估计,2012~2013年,2015~2016年,叙消费物价指数变化率均都超过30%。此外,受战争影响,叙失业率也在大幅攀升, 2015~2016年,叙登记失业率都维持在50%。

      再次,危机爆发导致叙财政收入大幅减少,政府债务迅速增加。2011~2016年,叙政府财政赤字规模与GDP之比由危机爆发前的8%左右迅速攀升至30%以上。同期,叙政府净债务与GDP之比由33.8%迅速上升至91.3%,

      最后,危机爆发也导致叙外部经济高度失衡。2011~2016年,叙货物进出口贸易额由278.3亿美元降至72.1亿美元,年均降幅为23.7%。2010~2016年,叙镑对美元汇率年均贬值幅度超过89.3%,同期,叙外汇储备也由19.5亿美元迅速下降至2016年的5.1亿美元,年均降幅高达20.0%。


二、对工业部门的冲击

      从叙利亚战争对各经济部门的影响来看,工业部门受此冲击最大。

首先,战争给叙油气工业发展带来毁灭性打击。根据BP公司的数据,危机爆发前,叙原油产量稳定在40万桶/日左右,但随着政治危机的不断深化,叙原油产量急速下滑,2010~2016年,叙原油产量由38.5万桶/日降至2.5万桶/日,年均降幅超过36.6%。此外,由于石油管道以及炼厂周边其他基础设施遭受破坏,战争也造成叙石油炼化能力的大幅下降,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数据,截至2015年年初,叙石油炼化能力已不足战争爆发前的50%。与石油部门相比,由于战争期间,叙政府仍有效控制本国天然气田及生产设施,叙天然气部门所受冲击要明显较小。根据BP公司的数据,2010~2016年,叙天然气产量从81亿立方米降至36亿立方米,年均降幅仅为12.5%。

      此外,战争也给叙制造业发展带来严重冲击。战争爆发前,叙工业制成品出口贸易额稳定在30亿美元左右,但从2011年开始迅速下降, 2010~2016年,叙工业制成品出口贸易额由32.3亿美元降至5.8亿美元,年均降幅高达24.9%。尽管危机期间,叙大量企业因迁往拉塔基亚、阿尔图斯等政府控制下的安全区域,或是迁往周边国家,得以保全生产能力。但还有很多工业生产设施特别重工业和装备制造业,由于搬迁存在困难,最终被迫放弃,由此遭受破坏。根据世界银行的资料,叙第二大城市阿勒颇工业设施遭受的破坏最为严重,该市大多数工业区的损毁程度都超过50%以上。除阿勒颇外,代尔祖尔、泰德穆尔、科巴尼等地区工业设施也遭受到巨大破坏。此外,战争期间,欧美对叙利亚实施的经济制裁,导致叙制造业企业特别是出口企业因无法获得工业生产所需原料供给,而使其生产活动陷入停滞。


三、对农业部门的冲击

      与工业部门相比,战争对叙农业部门的冲击相对较小。而在农业部门内部,战争对叙畜牧业的冲击要明显小于对作物农业的冲击。

      首先,在种植业方面,战争并未直接导致叙种植业发展收缩。2011年,叙种植业生产指数同比增长15.8%,达到102.1,这也是2006年以后,叙种植业生产情况最好的年份。2012~2013年,叙种植业生产指数也未出现大幅下跌,仍保持在常规波动范围之内。直到2014年,“伊斯兰国”在叙影响扩大之后,叙种植业生产指数才出现32.8%大幅下降。

      从叙种植农业各部门的发展情况来看,2014年,叙种植业生产指数的下降,主要是受粮食作物种植面积减少和生产效率下降影响。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数据,2010~2014年,叙谷物种植面积由316.6万公顷下降至253.6万公顷,减少了19.9%;产量由390.1万吨降至269.7万吨,减少了30.9%。而叙其他粮食作物产量下降主要是受种植面积下降影响,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数据,2010~2014年,叙其他粮食种植面积则由27.7万公顷下降至22.5万公顷,减少了18.8%。受种植面积下降影响,2010~2014年,叙其他粮食作物的产量从85.4万吨降至68.9万吨,减少了19.3%。

      而战争对叙各类经济作物生产的冲击差别很大,其中蔬菜生产造成了较大的负面冲击,2010~2014年,叙蔬菜和瓜类的种植面积由14.7万公顷降至10.6万公顷,降幅为27.4%;产量亦从298.3万吨降至194.2万吨,降幅高达34.9%。

      与种植业相比,战争对叙畜牧业的直接冲击更不明显。实际上,战争爆发之前,受旱灾影响,叙畜牧业早已陷入长期萧条。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06~2010年,叙畜牧业生产指数由105.7降至90.3,年均降幅为3.9%。而在战争爆发之后,叙畜牧业生产指数却仅是从90.3下降至87.1,年均降幅收窄至0.9%。

      从畜牧业各部门的发展来看,战争期间,叙畜牧业生产指数的下滑主要是受禽蛋产量下滑影响。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数据,2010~2014年,叙禽肉产量由19.2万吨降至10.2万吨,下降了46.9%;同期,叙蛋产量则是从16.3万吨降至11.2万吨,下降了31.3%。

与禽、蛋产量下跌相比,战争期间,叙牛羊肉和奶产量不但没有下降,反而有所上升。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数据,2010~2014年,叙牛肉产量由6.2万吨增至6.6万吨,增幅为6.5%。同期,叙羊肉产量由16.6万吨增至17.5万吨,增幅为5.4%。此外,2010~2014年,叙奶产量则是从224.2万吨增至231.1万吨,增幅为3.1%。

四、对金融业的冲击

      叙在2006年启动的市场经济改革也使该国银行业进入快速发展期,叙银行资产开始快速增加。2010年底,叙银行资产总额达到创纪录水平的462亿美元。但叙利亚战争的爆发,给快速发展的叙银行业带来了巨大冲击。

      战争对叙银行业最直接的冲击便是对叙银行分支机构和人员的安全构成巨大威胁,频繁发生的武装冲突和劫掠导致叙大量银行分支机构被损毁或是被迫关闭。根据巴德拉(Badra)的研究,截至2013年12月,在官方注册的243家私人银行分支机构中,约有70~80家遭到损毁或是被迫中止业务。而叙国有银行中,也有约1/3的分支机构被迫或主动关闭。

      战争对叙银行业的冲击还表现为叙银行资产大幅缩水,不良资产率显著提升。首先,因为叙银行资产主要以当地货币为主,受叙镑贬值影响,该国银行资产大幅缩水,根据巴德拉的研究,从2010年年底到2013年9月底,叙14家私人银行总资产由138亿美元降至50亿美元,降幅高达63.6%,银行客户存款降至30亿美元。而同期,叙国有银行存款亦由2010年底的117亿美元降至不足40亿美元。而根据2013年叙镑对美元的走势,截止到2017年年底,叙银行资产和存款总额相较于巴德拉在2013年9月作出的估测值,还应继续出现较大幅度的降幅。此外,由于战争期间,叙有大量经济实体遭受重创乃至解体,这也导致叙不良贷款率迅速激增,2010年年底到2013年9月底,叙不良贷款率则是从3%激增至41%,叙银行净存贷比也由51%大幅下降至33%。

      此外,战争爆发后,美欧对叙实施的金融制裁实际上造成叙中央银行和国有银行中断了与国际信贷市场和国际跨国支付系统的联系。叙不但无法为国内企业的国际贸易、国际投资等涉外经济活动提供信贷支撑,也很难从国际市场获得贷款维持经济的内外平衡。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战争期间,叙仅能从伊朗获得信贷支持,2013~2015年,伊朗提供给叙的援助贷款分别是19亿美元、30亿美元和9.7亿美元。


来源:刘冬